勤劳本分 与人为善

来源:岑溪发电公司

作者:梁达文

时间:2018-01-08

责任编辑:
编辑:

我的老家在一个十分偏僻的小山村,在我结婚的头十年,因为工作忙,孩子小,交通不方便,我一家三口同时回去探望父母的次数并不多,但每次从乡下回到县城,老婆就会慨叹:“我的灵魂又得到了一次洗礼。”

听了她的话,我偷着乐,明白她的意思。平时老家的亲戚朋友到县城办事或治病,总喜欢到我家住宿,而我老婆有午睡的习惯,这习惯常常被来人打搅,且我们住的是单位的房子,比较小,没有多余的床位,要安排他们住宿,得向邻居借,虽然老婆没说什么,但我知道她心里有所不满的。而每回一趟老家,父母把她如同久归的女儿般看待,不让她沾边家务活,他们则杀鸡宰鸭忙个不停。附近的亲戚家邻听说我们回来,都会来看望我们,家里很是热闹,到我们回城时,他们也会放下手中的活,把我们送到村口,父母则会准备好一袋袋的土特产让我们带上。这在我看来是很平常的事,但这浓浓的淳朴的乡情,让本来就善良的老婆感动不已,为先前心里对乡亲的不满感到羞愧,所以才有灵魂得到洗礼的慨叹吧。

常言道,你以怎么样的态度对待别人,别人也以什么样的态度回报你。村人对我们热情有加,得益于父母和我们夫妻对他们的友善态度。与人为善,勤劳本分,可以说是我们家的传统。

在我出生之前,我的爷爷奶奶已去逝,听父母说,爷爷在世时在村中开了店铺,卖些日常食杂用品补贴生活,白天爷爷奶奶大多要下地干活,只有在中午、晚上或下雨天才开店门,每天铺里总是备好充足的茶水、板凳,因为乡亲们在闲暇之时,总爱往铺里凑,聊聊家常什么的,还经常有些过往的行人到店中歇脚,不管是谁,我奶奶都会请他们坐,亲自为他们斟茶倒水,用她的话就是到店来的都是客,是客就要热情招待。爷爷奶奶去逝后,店也关门了,但耳濡目染,我父母也把热情待客,与人为善当成了一种习惯,他们的为人在村里及周边可以说是有口皆碑。就是一些小商贩来到村上,父母也会叫他们进屋歇一歇,喝口水,并请他们留下吃饭。有一位外乡人李嫂到我们村卖衣物,晚了,回不了家,母亲便请她留宿,盛情款待,李嫂很是感激,此后,她又来过我村几次,都是住在我家,她说她也曾在别的村留宿过,主家要收住宿费,她还总丢东西,而在我家,不但不收住宿费,带的东西也一样不少。

我父母很勤劳、本分。我有一个弟弟,两个妹妹,在我们小时,农村还没有分田到户,我们的生活是挺困难的,经常半个月吃不上一顿肉,尽管如此,我父母也不会贪集体一分钱。听我父亲说,有一年队里要煎八角油,全队把男劳力分为五个煎油组,我父亲担任其中一个组的组长,我父亲一组交出的油最多,原因是别的组会私下截留部分八角油卖掉中饱私囊,曾有人劝我父亲也这样干,被我父亲拒绝了,生活再困难,也不可有贪心,做人要本分。

后来分田到户,我参加了工作,几个弟妹也到外地打工,家中田地全由父母耕种,父母种的粮菜总是吃不完,哪家粮不够吃,向我父母借,我父母二话不说就借给他们,说是借,其实是不用还的,地里的菜,别人也可以随便摘。我曾劝老人家不必种那么多粮菜,他们说不种让田地荒芜了可惜。

父母善待别人,勤劳本分,也影响了我们几兄妹。

我在外工作以来,每次回村,乡亲们都会托我在城里为他们购这购那,比如砧板,菜刀,雨衣,甚至棉被等等,如今路修好了,自己有摩托车,帮他们买东西是举手之劳,但以前要坐一两小时的班车之后还要步行1个多小时的羊肠小道,带那么多东西,真的很累人,但我还是很乐意满足他们的请求,从不让他们失望。在单位我也是尽自己所能做好本职工作,从不偷懒。

我弟在老家,农忙时节,也常常去帮助那些留守老人。两个妹妹以前在外打工时,母亲常对她们说女孩子要自尊本分,现在妹妹早已嫁人,每次回娘家,母亲都要嘱附她们要善待家人,尊敬长辈,孝顺老人,多干家务活,其实她们在家中表现挺好的。

2013年我父亲去逝,我把母亲接到城里,我母亲腿脚不灵便,到我家来的老家人就更多了,只要有客人来,我母亲都会特别高兴,挽留他们吃饭、住宿,客人要离开出门时,她都要塞给人家一个红包,有时弄得客人挺尴尬的,红包里的钱不多,她仅仅是借此对客人表达一个感谢和一种祝福而已。

我们的家虽不曾立什么家规家训,但从祖辈、父辈传承下的善待别人,勤劳本分,俨然成了我们家的家风。说到家风,让我想到了曾国藩。他立下了十条家训,在他的《家书》中讲求人生理想、精神境界和道德修养。在骨肉亲情日渐淡漠、邻里亲戚形同陌路的现代社会里,确有劝世化俗的价值。大多官宦之家,盛不过三代,而曾氏家却代代有英才,这是因为曾家有良好的家风,而且让这种家风代代相传。家风家教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推动社会文明进步的正能量,良好的家风可以吹散社会上的雾霾,让天下更加清澈美好。我会让勤劳本分,与人为善的家风,一代代地传下去,传下去。

金多宝手机开码资料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