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空篮子

来源:苍梧供电公司

作者:莫志超

时间:2018-01-08

责任编辑:
编辑:

至今回想,我的心还隐隐作痛。

时间跨度虽然已是四十多年,但宛如昨天!

事情发生在1973年六月末。那是一个灰色的年代,一个饥馑的年代!日用品稀缺,小食品更稀缺。

那年夏天,生产队的荔枝大丰收。山山岭岭,密密层层,都是队里的荔枝树。一望无际,披红带绿。稠密的枝叶下压着一串串小灯笼一般鲜艳结实的荔枝,色彩斑斓,缀玉联珠,随风摇曳,煞是好看。

在食品奇缺的年代,能饱餐一顿晶莹如玉、润滑似冰、香甜可口的岭南佳果,该是多少儿童的期盼呵!

六岁的我,常拿个小板凳,呆坐在家门口,远眺红绿相间的荔枝林,痴痴地傻想。

那时代,所有的田地,所有的果树,都属于集体,属于生产队的,个人无从支配。

就这样托着腮帮,冥思苦想了几天,也没想出什么法儿来,垂涎都快将座前的尘土润透了。

既想食这百果之王,却又无从上树,该如何是好呢?

我便盼望老天爷能体谅我的一片苦心,来一场及时的暴风雨,将树上的果实打下来。即便不是全部,那怕掉下几颗,也好让我这穷小子赏下鲜,解下馋啊!

也是心诚则灵。有一天傍晚,天上飘来一片云,瞬间便阴霾四合,大雨滂沱,狂风肆虐……

翌晨我起了个大早,喜滋滋地提着个小篮子,屁癫屁癫地来到荔枝林下捡荔枝。

不一会功夫,小篮子便装满了圆溜溜、红通通的佳果。拿一个放在鼻子下嗅一嗅,一股诱人的清香便直沁肺腑。我美美地想:待会拿回家,将荔枝泡在水里,一颗颗慢慢地剥着吃,享用它那纯正的清香与甘甜,多爽呵!

我一边想,一边哼着儿歌,笑靥如花地往家里赶。快到家门口,我才突然发现情形不妙,平日慈祥厚善的父亲,阴沉着半边脸,嗔目切齿,拿着根棍子大声质问我:“你篮里的荔枝哪来的?”

“又不是偷,在生产队荔枝林下捡的。”我满不在乎地说。

父亲更暴怒了,一脚踢翻花篮子,手里的棍子上下翻飞,一阵暴风骤雨般的狂抽猛击。一面打,一面骂:“你这浑小子,白养你了。集体的东西,掉在地上就可以乱捡了,这是什么混账逻辑?不贪是莫氏的家训家风,你难道忘了?”

“人遗子以财,我遗子孙以清白。非己之物,一毫莫取。我教你捡,我教你捡!”又是一阵狂揍。

看着那歪倒一边、黄绿相间的小篮子,和满地翻滚的荔枝,我的心都快碎了,泪珠夺眶而出,泣不成声:“爸爸,好狠心的爸爸,别的孩子有玩具玩,有糖果、冰棍食。你不给我买也就算了,我也不曾怨恨过你,今天,今天我只不过在地上捡了几十只荔枝,你至于下此狠手吗?!”

从此我不大理会父亲,半个月不和他说话。任他如何费尽心机地逗我亲我。我永远忘不了我那滚落一边的空篮子,和掉在地上红玛瑙一样诱人的荔枝!

后来我读书了。随着知识的增长,我对父亲的恨意有所消减,但心中的疤痕却难以完全清除。我觉得我和他之间,始终横亘着一道不可逾越的天河。

父亲是个从旧社会过来的人,宅心仁厚,善良正直,但也胆小慎微。面对国家不同时期的法律法纪、规章制度,常怀敬畏之心,总是循规蹈矩,不越雷池半步。即便是在饿殍遍地的三年困难时期,许多人因为饥饿所迫,偷盗钱财,抢夺粮食。但他从来不干,宁愿自己饿得两眼昏花、腿脚浮肿、全身乏力。食野菜,咬树皮,啃草根,也不愿做违法乱纪的事。所以有时大家都笑他“迂”。

参加了工作,多年的社会历练、切身感受,我才开始慢慢体会父亲当初的良苦用心。特别是自己也成家立业,有了小孩之后,对父亲平时开口闭口强调的家风就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。

家风是一个家庭祖上传下来的某种风气、习俗,与这个家庭的兴衰荣辱相辅相成,息息相关。

家风在耳濡目染中影响着孩子的心灵,塑造着孩子的人格,陶冶着孩子的性情,升华着孩子的思想。只有良好淳朴、健康向上、廉洁自守的家风,才能让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不会神思错乱、迷失方向。家风正,则作风淳;作风淳,则人清静;人清静则无贪欲。不忘初心,清心寡欲就能为廉洁奉公提供强大的精神支撑。

诗书传家久,廉洁继世长。参加工作廿年,我一直在基层营业所工作,每天都面临着各种挑战,和各式各样的诱惑。

象今次的农村电网改造工程,我负责工程的监督、征地协调、与青苗补偿等工作。只要我转下歪心思、动下坏心眼,轻易地发些小洋财,改善改善自己的生活,是不难的,甚至可以说是举手之劳。

有的工程老板,为了凭空增加工程造价,抑或让我放松对其工程质量的监管,直接或间接地往我怀里塞钱、请我食饭,我拒绝了;有的农民为了多领补偿款,让我虚报青苗数量,之后大家共同分赃,我也拒绝了。

因为我始终忘不了小时的一段“惨痛”的教训,忘不了我的空篮子,忘不了父亲反复强调的莫氏家风。

空篮子虽无物,但承载的却是一代人沉甸甸的家训家风。

“非己之物,一毫莫取。”作为一名电力工作者,我要保持对电力事业的热忱,保持时时刻刻的头脑清醒。洁身自好、爱岗敬业、坚守底线。拿工作当事业干,对得起肩上的责任,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对得起已驾鹤西去多年的老父亲。

“冻死迎风立,饿死不出声。”不是自己的钱和物,一点也不能贪。要食果,自己栽树;要花钱,用血汗挣。任他红尘滚滚,我自苍空皎日。春风十里,不如家风传承百年!

金多宝手机开码资料站